86 avatar middle
更新猿
和22人一起讨论
80 avatar small18 avatar small39 avatar small22 avatar small12 avatar small45 avatar small76 avatar small53 avatar small14 avatar small81 avatar small92 avatar small94 avatar small

分享到微信


原贴

年轻妈妈拼死产子,生命停格在25岁!

17177 人阅读过
发表于: 2019-01-11




年轻妈妈拼死产子

引发网友大讨论


“我认为人生要是圆满,就是有个孩子。”这是25岁的吴莹,面对镜头说的第一句话。



1月8日晚上,《人间世2》第二集“生日”播出,聚焦危重孕产妇的“生日”,引发了“集体泪崩”,“不敢看人间世”登上了微博热搜。



对绝大多数女性来说,这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奢侈的愿望。但吴莹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伴重度肺动脉高压,已经被医生诊断“绝对不适合怀孕”。在此之前,她结婚两年,已经流产过两次。

这是吴莹第三次怀孕。她不顾家人的强烈反对,来到上海仁济医院妇产科求医,执意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

2017年,《人间世2》团队拍摄了吴莹就医的整个过程,也留下了她在人世间最后的影像。

如果我们知道,出生的那一天到底发生过什么,我们会不会因此,更加热爱生命,热爱生活

吴莹顾家、爱干净,平时讲理又孝顺,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相处很好。公公知道她怀孕时,气得打了儿子两巴掌。转头和婆婆一起劝:生孩子太危险,不行咱们抱养一个,不能冒这个险。

吴莹就天天在家哭,饭也不怎么吃。“她就觉得亲生的最好!”吴莹妹妹带着一丝恼怒说。丈夫小申虽是家中独子,但无论如何还是以妻子身体为先。未料吴莹“传宗接代”的观念比他还重。

“要孩子就是因为感情好,拧不过。”小申摇摇头。怀孕已愈三月,检查胎儿状态良好,吴莹更不舍得。闹得厉害了他也怕:“不让她要,万一她自杀呢?”

夫妻俩甚至讨论过,如果将来出了意外,遇上电视剧里那种“保大还是保小”的情况怎么办。小申说肯定保大人,吴莹不同意。她觉得自己本来也有心脏病,不生孩子也活不了多长时间;孩子是新生命,必须保小孩。

这在医学上是个伪命题。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产科主任林建华解释说,现实中绝对不会出现医生问孕妇家属“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医生们首要任务肯定是保证抢救产妇。

林建华记得她的说法:“我有一个小姐妹也是肺动脉高压100多,她被你们救活了。她能生,我肯定也能熬过来!我相信你。”

林建华叹口气,拼死拼活抢救回来了是一回事,可终归是不值得提倡的反面案例,怎么还当榜样了呢?

她们都知道,吴莹是在赌。生死各有50%的概率,吴莹没怀孕时也病情严重,所以死亡的概率更高,但她始终怀着侥幸心理。“80%也要搏!”林建华叹口气。

在“生日”一集中,导演李闻拍下了吴莹真实的心声:



“都说我想不开,有些事情不发生在自己身上,你体会不到那种感受,即使我朋友她讲的再那个,那他们也有孩子,那我看到他们有孩子,那我也想有孩子。风险我也知道,医生也讲了,我愿意拼一把。”

一心想要个孩子的吴莹终于如愿以偿,但她没能够亲自抱抱这个梦想的孩子:新生儿体重只有1005克,生下来就被立刻送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小儿重症监护室;



吴莹只从手机里看到了孩子的照片,她在重症监护室努力了14天,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5岁。

吴莹的故事播出之后

网友纷纷表态


完整的人生不是靠孩子
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




太不值得了!
这种选择我不能理解。




有孩子就圆满?
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种思维禁锢










有人表示理解
母亲渴望孩子是天性








导演李闻透露:

“我们在拍摄过程中也了解到,吴莹在第二次流产后进了一个心脏病孕妇微信群,群里互相鼓励,说‘我成功了,你们一定也可以’,我们猜测这也增加了吴莹的侥幸心理。

但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也许90%甚至更多的心脏病女性冒险成功了,吴莹偏偏就是剩下的极少数当中的一个。

从拍摄的角度来说,其实我们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毕竟吴莹还是这么年轻。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更多女性看到吴莹的案例后,可以减少一些侥幸心理,认真遵从医嘱,不要拿生命冒险。”

在吴莹去世后,仁济医院产科主任林建华,再次提醒自己的同事们:遇到妊娠禁忌症女性,要警告再警告,劝阻再劝阻,一定要往“往死里谈”,希望危重孕产妇的数量可以减少。



“但是怎么说呢,我们有的时候也很尴尬,人家说生育权在她手上,这么沟通、这么谈话,她认命了,她不肯终止,我们也不能全部把她引掉。”

面对“生日”中的人物故事引发的各种争议,李闻说,从纪录片工作者的角度,自己对每一个跟拍对象,都努力保持客观中立的立场。

“我个人可以理解,很多事情不是人们自己所能决定的。在很多时候,我们的欲望都是被别人所规定的,我们都在欲望着别人的欲望。比如林琴(纪录片中的另一个拍摄对象),她连生了两个女儿,走出家门就会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她说过她都快得抑郁症了。

这在大城市,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我们没法以一个大城市市民的姿态,去指责她的重男轻女。本着这样的态度,我觉得我能允许各种人、各种事物的存在,只要他们有各自合理的理由。

当然,从纪录片的角度,‘生日’这一集,我们希望把冒险生育‘到底是母性的伟大,还是生命的赌博’这个话题,交给观众进行讨论和反思的。如果有一个女性因为看过这集纪录片而改变了想法,可以挽回一条生命,我们会很高兴。”

生命的降临,是如此艰难,才值得我们年复一年的庆祝!

本文综合自周到上海APP/新闻晨报(shwxcb 记者:孙立梅)、澎湃新闻(thepapernews 记者:章文立)、南方都市报


https://mp.weixin.qq.com/s/zB-8uwz6-UEikC3DwEfEV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