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avatar middle
更新猿
和26人一起讨论
50 avatar small00 avatar small29 avatar small60 avatar small71 avatar small48 avatar small78 avatar small81 avatar small25 avatar small72 avatar small54 avatar small82 avatar small

分享到微信


原贴

超越血缘的亲情!民众夫妇收养了身患残疾的阿辉

7696 人阅读过
发表于: 2019-03-12


黄福祥夫妇收养了身患残疾的阿辉,35年来视如己出。图为夫妻俩推着阿辉去散步。




每次天气发生变化,阿辉都会在电脑上查询天气信息告诉父亲。


3月2日,民众镇义仓村。和煦的阳光洒在义仓正涌上,村民黄福祥家的两艘渔船在岸边微微荡漾。庭院里,几盆花草迎春舒展着,带着锈迹的渔具静静地靠在墙角,晾晒的鱼干飘着阵阵鲜香。由于上午要去邻村喝喜酒,57岁的黄福祥与妻子休渔一天。小女儿戴着头盔准备骑车上班,大儿子阿辉操作着电动轮椅来到妹妹身边,仰头笑着叮嘱她注意安全……

这是黄福祥一家最平常的一个早晨,但这个看似平凡的家庭里,背后藏着一段35年不离不弃超越血缘的亲情。

完整的爱包裹缺陷的身体

黝黑的皮肤,精干的身板,黄福祥是义仓村土生土长的渔民。夫妇俩凌晨5点出海打鱼,下午2点左右赶回市场上售卖。除了天气恶劣,黄福祥的渔船几乎从未停航过。在休渔期,黄福祥会外出打散工贴补家用。为了拉扯大三个儿女,夫妻俩几乎付出全部。

如今,大女儿已有自己的家庭,小女儿也参加工作了,儿子黄顺辉前不久迎来了35岁生日,一家人一起为他庆祝。欢声笑语中,黄福祥默默注视着轮椅上的儿子。35年来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令他欣慰的是,35年前那个收养的男婴,那个一辈子与轮椅相伴的孩子,邻里眼里曾经的“累赘” ,现在不仅生活基本能自理,而且有时还能帮着照顾家里。

1984年,20岁出头的黄福祥与妻子婚后一直无生养。当年,邻居家领养了一个仅2月大的男婴。因为孩子太年幼不便照顾,邻居考虑放弃,黄福祥看着襁褓里脆弱的小生命,决定抱回自家养育,给他取名黄顺辉。

孩子1岁大时,黄福祥看着别的孩子慢慢学习走路,而阿辉一站立就嗷嗷大哭,双腿无法支撑身体经常跌倒,每迈一小步都十分艰难。“小时候摔跤好多次,有三次摔跤导致左手、大腿骨折,爸爸带我看医生,花了一大笔医药费。”阿辉伸出左手,关节处严重错位,手臂向外弯曲着。

孩子的异常让夫妻俩惴惴不安,常常带着孩子求医问诊。“2岁大时阿辉腿骨摔断了,医生说至少要6000元医疗费,我老婆一个月打工才70块钱,我当时主要以种地为生,根本承受不起。”黄福祥说,他们不得不找赤脚医生开些药草给阿辉敷。

一家人的奔波却换来一个噩耗:阿辉是双腿先天性残疾,下肢严重萎缩,一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对于住在泥砖茅草屋的黄福祥一家而言,这可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有邻居出于好心,悄悄劝黄福祥放弃这个“包袱”。

“当时是我领他回来的,他就是我的儿子。”黄福祥心里明白,残疾与否并非阿辉所能决定,如果因此将他送到福利院,对孩子来说无疑是二次伤害。随着家里两个女儿接连出生,担心大儿子以后还会产生更多的医疗费,黄福祥咬了咬牙购置了新的打鱼设备,从此以打鱼为生养活这个五口之家。

听到爸爸的话,阿辉眼眶泛红,其实在他7岁那年,村委来家里走访,大人们交谈时,他无意中得知自己并非黄家亲生的秘密,那几个字刺进阿辉心里,“心里酸酸的很不是滋味,但那时还小不太懂事,加上家人对我非常好,那股酸楚就渐渐消散了 。”

船舱内风雨飘摇的童年

出海打鱼意味着孩子没人照顾,船舱成了孩子们童年印象最深的回忆。黄福祥的渔船上塞满了工具,中间有一小块长方形的甲板,那是他的作业区域,站上两人便感到十分拥挤。作业区后面是一个小船舱,大概有作业区的一半大小,里面铺设了几张薄被。

阿辉的童年有一半时间是与妹妹们在船上度过的,一家人在船上有个临时的“家”。每天出门打鱼,把渔具、生活用品等搬上船后,黄福祥和妻子把阿辉一把抱起,小心地踏上船,把孩子放在船尾坐着,两个妹妹也坐在哥哥身边。父母忙碌的时候,阿辉负责照看两个妹妹,“妹妹哭闹时我会拉着她的手哄着,实在搞不定再叫父母。”

每年四五月,栖息于外海的牛奶鱼到了生殖期会游向河口或近岸水域。对于黄福祥来说,这是很关键的捕捞季节。“我们以前经常是天亮到市场交货,那就得晚上11点出海打鱼。”黄福祥说。

相比白天,深夜出海打鱼不仅能见度低,遇到大风大浪也更为危险。黄福祥记得,有一次出海不久就遇上狂风暴雨。小船在海上犹如一片树叶,孩子们在船舱内吓得大哭,夫妇俩赶紧调转船头往家里赶。生活即便如此艰难,黄福祥也从没想到过放弃。

在船舱内,记者发现了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十几颗咸蛋。黄福祥介绍说,在海上时间很紧,只能用前一天的剩饭就着咸蛋充饥。“以前会买些糖和饼干放着,孩子哭闹时就靠这些来哄他们。”只有傍晚回到家,才有时间好好做一顿饭,尝尝自己打的鱼。

妹妹们读书后,就没随父母一起出海了,夫妇俩也改为凌晨5点出海,下午回市场交货。黄福祥拜托邻居给女儿准备午餐,一顿5元钱。

十几岁时,阿辉才告别了每天出海捕鱼的生活。从此,他白天坐在床上与电视机为伴,看电视成为他了解世界的最主要的“窗口”。“我喜欢看日本动漫,”阿辉床边的墙上贴了两幅已褪色的《火影忍者》的海报,“男孩子不都喜欢看动漫嘛。”

每天出海前,父母会把阿辉的饭食和水放在他床头,阿辉饿了就伸手抓东西吃,想上厕所就尿在塑料瓶子里或拉在便盆里等父母回来再清理。

爱心接力让生活有了色彩

由于身体原因,阿辉没有上过学,但这并不妨碍他学习识字,两个妹妹放学后轮流教他识字,旧课本也全部留给阿辉,“我床头还放了本《广州话词典》,遇到不会的字就查。”记者看到床头的词典封页有些褪色,内页已泛黄,页边带着褶皱。

义仓村党委副书记吴振波介绍,黄福祥一家的情况引起了村、镇和志愿者组织的关注。“2008年,民众镇社会事务局的好心人士周先生给送我了一部台式电脑,并教我使用,家里接着拉起了网线。”阿辉说,他从此开始接触网络,开启了不一样的生活。

很长一段时间里,还有几名志愿者多次上门送来文具,教阿辉读书写字。阿辉自学了打字和上网看新闻、查天气。父母出海前,阿辉都会先上网查天气情况,尤其台风天时,他会时刻关注网上的天气预报,“每天的天气对于打鱼的人来说很重要,关系着渔获的多少,更关系出海安全。”阿辉成了家里的“天气预报员”。

有了电脑,阿辉的生活丰富起来。当时流行QQ、微信聊天,阿辉也注册了账号,在QQ上,阿辉结识了几个残疾伙伴,经历相似的伙伴们经常联系,阿辉还学会了语音聊天,经常与老友聊天,分享生活趣事,相互鼓励。

阿辉还养成了每天上网看新闻的习惯,“自己出不了门,就看看各地新闻,了解更多新鲜事。”久而久之,电脑连接起阿辉与外面的世界,让他不再束缚在一方天地里,有自控力的阿辉为了不让自己沉迷网络影响视力,他在电脑前用便利贴写了上网时间:早上8点半至11点半,下午5点至6点半。

2011年,阿辉在民众镇有关部门介绍下找到了一份“关爱铃”的接线员工作,每天用电脑通过网络电话与一些独居老人聊天。为了做好这份工作,阿辉还和民众其他几名残疾人一起到石岐培训了15天。这是20多年来阿辉第一次离家那么久,黄福祥当时挺担心。“但也没有办法,只能每天晚上打电话关心一下他。”

黄福祥说,这份接线员的工作扣除社保后每月还有1300元,家里上网费用由公司承担。这份稳定的工作持续了6年,后来改为不定期的接线,现在每月收入约500元。在黄福祥看来,那6年时间阿辉过得很快乐,觉得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平凡日子里稳稳的幸福

现在,黄福祥的大女儿已经成家并有了孩子。孩子与舅舅很亲,时常微信视频,和舅舅有说不完的话,每次二妹带着孩子回娘家,外甥总是围着阿辉玩耍,“我们每个星期会通几次微信视频。”阿辉笑着指着手机微信的对话框,里面很多通话记录。

2016年无论对阿辉还是黄福祥家而言都意义非凡。亲戚们送来的电动轮椅给了阿辉更多行动自由,减少他对“怀抱”的依赖,扩大他的活动范围,也让他能独立地完成更多事。虽然日常行动不如常人方便,但阿辉一直在竭尽所能地为家庭出一分力。如今的阿辉已经可以做到生活基本自理,还能帮家里分担一些家务。

“我可以操作着轮椅扫地,拿着带有钩子的竹竿从洗衣机里拿衣服出来放进盆里,然后撑着杆晾衣,我还会简单使用电磁炉、电饭锅等煮面煮饭,炒菜还有点生疏。”庭院里飘香的鱼干,是阿辉在家帮忙晒的。

2016年也是黄福祥家摘掉“贫困帽”的一年。之前,黄福祥家是村里的相对困户,村委根据黄福祥家的情况制订了详细的帮扶计划,身体不好的妻子在村社保医保政策帮扶下,健康状况改善,对上学的女儿也给予助学帮助。村残联为阿辉办理了残疾人补贴,阿辉每月能领取政府残疾人补贴520元,村里还为黄福祥家安装光伏发电设备,可以把多余的电卖了赚电费。

有了各方的帮助,黄福祥一家的日子渐渐红火起来。今年春节前,黄福祥打鱼到年二十九才休息,年初三就继续出海。“我们想趁着自己还能动就多挣点钱,到时实在干不动了,就在家里和阿辉相依为命。”


http://www.zsnews.cn/news/index/view/cateid/36/id/607965.html